乱离人,不及太平犬

读《黄河东流去》有感
来源:科技信息部    作者:郝云冯     发表日期:2018-06-26 责任编辑:廖勇  点击数:283

                                                                          乱离人,不及太平犬

                                                                                                         读《黄河东流去》有感

        李凖的《黄河东流去》描绘了黄河南岸豫东大平原上一个叫赤扬岗村的七户农家,在1938年夏日寇入侵中华大地、国民党军队溃败南逃前炸毁黄河大堤,眼看着自己祖祖辈辈繁衍生存的家乡被咆哮而来的黄河水淹没,不得不跟随着浩浩荡荡的逃荒大军,开始了他们的漂泊流浪之旅。

        李麦自小跟着瞎眼的父亲李甲子跑南闯北”要饭,最后落脚在赤扬岗的大地主海螺子家,给海螺子磨磨的代价是只管饭加每月两吊钱,李甲子最终累死在海骡子家。狡诈的海螺子却要赖掉承诺给瞎眼老汉的一口薄棺材,李麦在“智多星”徐秋斋的指点下替父亲讨回了一副薄柳木棺材,却被赶出海家。走投无路的李麦最终与推盐的海青年相依为命,不久丈夫也被海螺子陷害入狱致死。当家乡变成汪洋,村民陷于绝境时,李麦说“咱千万不能走绝路,投河上吊的都是傻子,一个人来到世上就得刚强地活下去!”。当陆胡理伪装成“人诱子”和海骡子一唱一和,大力鼓吹给日本人当苦力的好处,而王跑等人为之心动时,李麦及时揭穿他们的阴谋。李麦和徐秋斋带领难民在新四军的帮助下抢了日本人的粮船,分给广大难民,使大家在逃难途中不至于饿死。李麦的善良、勤劳能干、热心肠、见多识广使她在村中赢得了较高威望,成为大家的主心骨。我们都应该以李麦为学习榜样,学习她那种克服重重困难,走出困境,面对困难顽强不息的生存能力。

        会卜课算卦、看阴宅阳宅、教过蒙学的徐秋斋已年近80岁,他善良乐观、足智多谋。不但自己在辗转流离的逃难生涯中坚强地活了下来,还尽力地帮助着他人。他把鸡血撒在村东头的两棵大杨树上,阻止了地主海南亭以修祠堂为借口砍伐这2棵大杨树的计划。给李麦出点子讨回自己应得的棺材;王跑的毛驴被兵痞讹走后,他把一只蛐蛐放到马耳朵里,以医治马的怪病为名替王跑要回35块的毛驴钱;在海天亮的未婚妻梁晴和其他几个背盐女的盐被“福兴盐行”骗偷后,他替孤苦无助的几位苦难女解围,并教训了黑心的店主;他让天真无邪的梁晴认识到世间的险恶,并从崔天成的魔爪下逃走;他给人算命,宽慰了赵连生的媳妇。徐秋斋是一名乡村土知识分子的代表,是村民心中的“智多星”。

        风英在大难当头之际被父亲含泪送到未婚夫春义的家—一个四处漏风的窝棚,蓝五的唢呐声是他们的结婚仪式上唯一的喜色。风英和春义相依为命,一路逃荒到西安,热心的同村人陈柱子留他们在饭店帮忙,风英察言观色,以自己的勤劳肯干获得陈柱子的信任,得到在陈柱子牛肉面店帮忙的机会。风英在努力干活的同时,学习陈柱子与人打交道的生意经、炒菜的技巧,然后自己也开了一个水饺店。她嘴甜貌俊,水饺店生意蒸蒸日上。老实保守的春义却依然因循守旧,对于陈柱子给他示范的给菜洒水让菜好看又压秤、叫卖声音要洪亮、要喊清楚菜名、要有个招牌、不能缺斤少两等技巧置若罔闻,他不肯开口叫卖,把菜筐放在煤行旁边,听任煤灰把青菜染成黑色,自己远远的蹲在墙角边;他对客人冷嘲热讽,甚至和客人吵架;他看不惯风英逢人赔笑脸,甚至痛骂妻子是卖笑的。善于变通的凤英在困苦的生活艰难的生存下来,成为生活中的强者。因循守旧的春义始终坚持种地是本分,最后双方不得不分道扬镳,给两个曾经深爱的人都带来无法弥补的伤害。任何时候,无论是一个国家,一个企业还是单独的个体,如果不能像风英那样能够尽快改变自己,适应社会的需求,就必然会像春义一样,坐拥屠龙之技也被社会淘汰。

        雪梅自幼被卖到地主家当童养媳,丈夫是个傻子。她活死人一般的生活着,直到遇到乡间艺人蓝五,她大胆地追求蓝五,并与之私奔,但逃脱不了命运的厄运。为从牢狱中救出蓝五,被国民党某缉私处处长孙处庭看中的雪梅,成了孙处庭的阔太太。当她再次巧遇蓝五,得知孙楚庭为占有自己而谋害过蓝五的真相后,雪梅毅然舍弃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阔太太生活去寻找蓝五,最后被心狠手辣的孙楚庭杀害,悲愤交加的蓝五也在雪梅尸体旁的老柳树上悬吊自杀。雪梅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文中她没有展现自己的才华,但是她能勇敢的和命运抗争,追求爱情和自由的生活,与琼瑶笔下的爱情故事相比也毫不逊色。其实我瞧不起蓝五,心爱的女人被抢走,他选择了沉沦的活下去;自己的女人被谋害后,他没有化悲痛为力量,去和孙楚庭等敌人战斗,他本可以将孙楚庭一家烧杀抢掠,然后落草为寇;他也可以投奔新四军,号召广大饥民来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统治。但他什么都没有做,他选择了最容易的一了百了,留下敌人幸福的活着。

        为了养活老母亲和幼小的妹妹,爱爱毅然走上了农民所不齿的“说书卖艺”之路,在国民党留守处处长关相云的热切追求下,爱爱答应了他的求婚,却在订婚前的一个夜晚把自己交给了照相馆的伙计—彦生。有了身孕的爱爱不可能再和关相云成亲,软骨头的彦生连夜逃跑了。绝望的爱爱开始抽烟、用粗话骂人,她的脸上不再有温柔天真的浅笑,她埋葬了自己的少女岁月。爱爱的父亲海老清是一个出色的庄稼人,赤扬岗村中的头一把好手,往年最多收六大石麦子的地,海老清第一年就收了八石多;在蝗虫过后、其他农户都没有任何收成的灾年,海老清还能收获一千一百四十斤荞麦。当他卖掉仅有的毛驴和老瞎马,买回来的2斗谷子被晚清秀才、国学耆宿、明道中学校长周青臣抢走后,饿死的命运已经悄然降临,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勺女儿雁雁用仅有的一把谷子煮好的稀米粥,然后被爱爱和雁雁用一领芦席卷起来埋葬在村东黄土沟里面。就这样,海老清还被附近的村民们羡慕不已,因为毕竟他还能够入土为安。

        靠推盐挣点脚力钱的海长松倾家荡产借债40元买了七亩砂僵地,夜里推粪,白天翻地,指望着来年能让孩子们吃口饭,随后的黄河水让这一切都化为乌有。大女儿秀兰以80斤小麦的价格卖给人贩子,嫁给比自己母亲—杨杏还大2岁的刘姓农民。17岁的二女儿玉兰以30元的价格卖给50多岁的地主张汉臣做小,整日吃剩菜,喝红芋叶糊糊,怀孕后每天还得磨二斗粮食,下着大雪还要去地里背花柴,病了3个月没有抓过一服药,光喝澄清米汤,直到最后被埋葬在山坡的乱石岭上。九岁的小女儿小响以三十斤高粱的价格被卖到妓院,如果没有被已经人老珠黄的妓女“大五条”和车夫冯四圈赎回,小响的未来可想而知。一辈子忠厚老实、勤勤恳恳的海长松最后带着儿子小建和小强跟着李锁走上扒火车偷麦子的道路。

        王跑是不幸的:唯一的小黑毛驴被兵痞讹走;险些被骗到东北做苦力;想扒火车去洛阳却反向了;挖菜地挖到一块价值连城的石碑,却被诬陷为共产党,白白受了一个多月的牢狱之灾;大儿子黑蛋被国民党抓去做壮丁;好容易开了个木匠铺,整日里税捐不停,自己买的桐树被诬陷为铁路上的枕木。王跑也是幸运的,他和老婆、小儿子毛蛋最后只背着一把锄头回到已经是黄泛区的家乡,黄泛区腹地内到处是荒榛荆棘、沙丘、淤泥、水荡和池沼,交通不便,国民党、汉奸、日寇因此也没法进来。王跑一家没有衣服穿,没有油盐吃,但是还能混个肚儿圆,乱世之中能活着就是最幸福的。

        七个家庭,七种不同的命运结局,如果用现代人的生活标准来衡量,他们的命运结局都是异常悲惨的,所谓的好命运结局不过就是苟且的活下来了而已。赤扬岗村1938年有228户、576人,到了1950年秋天,仅有96户、296人回到家乡,已知死绝的28户,已知被黄水淹死和旱灾饿死的208人,72人下落不明。看完本书,再看看这些数字,我们不得不掩面长叹:现实其实比故事更残酷!太平御览中曾经说过“乱离人,不及太平犬”,身逢太平盛世的我们,现在绝大多数都过着太平、富足、安逸的生活,进入了小康社会。但是历史是不容遗忘的,我们不能也不该忘却80年前的那段乱世浩劫,不能也不该忘却我们的先辈们所经历生活的凄惨和艰辛,不能也不该忘却现在太平生活的来之不易,不能也不该忘却无数革命先烈为了我们的幸福生活所付出的沉重代价。

 

Copyright 2016 manbetx官方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金银湖街新桥四路1号 邮编:430040 邮箱:hypec-hb@powerchina.cn

电话:027-61169968(市场经营部) 027-61169642(办公室) 传真:027-61169066

鄂ICP备15005118号